1.有一次,我遇到了一个“高手”。他很厉害,从一开始,他就步步为营,没有给我留一丝退路,简直把我逼到了死沟。我想出车,但是这样一来,他的炮就会将我。我若退,他又会进。这可真是进也不行,退也不行。他看我为难,越是高兴,反而幸灾乐祸地催我:“小子,你快点啊!”他越追我越急,简直要泄气投降了。

2.比赛开始了,爸爸拿着炮冲进了我的地盘,我把兵前进了一步,跑放在了兵前面,爸爸不紧不慢的说:“将军。”我把兵再向前进军把“炮”赶出了沙场,爸爸脚一直跺说:我怎么这么粗心啊,既然一开始就把炮送上天堂了,“好啊,小子,你给我等着。”

3.我改变战术,用连长侦查探路,司令杀开一条血路,再派旅长长驱直入。爸爸发现了我的意图,派司令穷追不舍,旅长抢先一步一举夺了老爸的军旗,这局我大获全胜!历经“千辛万苦”我终于取得了胜利。

4.我先把炮移动到将的前面,姥爷停顿了几秒便把马走了一步。我看着天花板,挠挠头想了想,然后把车走了一步。姥爷之后果断地走啦一步炮。又到我啦,我仔细想想,又走啦一步炮。然后,姥爷把我的马给‘吃’了。十几分后,我败给拉了姥爷。

5.刚开始他把一兵.二炮调过河去,以猛烈的攻势对我展烈进攻,我刚刚摆好的阵势也被他的“过河兵”和“当头炮”打的乱七八糟。我看这局势只有我反击他才有赢的机会。所以我命令我的部下两车.两马.两炮一股脑的向他进攻。可算我送他的三个卒上了“天堂”,正在我得意忘形的时候。我的二象也被他的“连环马带双车”,给打下了“十八层地狱”,给我气得直抓头皮。

6.开始,我想了一个办法,先让他轻敌,接着我在吃了他的将。我先故意把车移上,他则用士守住,我用把炮移到中间,他则把另一个士守住,我把马移到一个点上,他也没多大注意,接着他用车吃掉了我的相,我故意把车吃掉他的士,大事不妙,他赶紧把将往上移,可是,他没想到我的马早已守在下面等着他的将落网,终于,这盘我赢了。

7.刚刚下了不就,我就弄了个“连环追四”。爸爸无路可逃,只好认输。我得意极了,心想:“哼哼,以前你总是赢了我,今天我就要报仇了。”没想到第二局,他竟然把我堵得“水泄不通”!我气愤得肺都要爆炸了,他却在一旁洋洋得意,气死我啦!

8.爸爸想都没想,坚定地移动了一颗棋子,我想了想,也移动了一颗棋子。接着,爸爸开始“搭桥”了,他的“地盘”上的棋子正在一颗一颗地往外面移动。见此,我心里着急了:“爸爸呀,我可不能输给你呀!”于是,我不顾一切地把棋子往外移,只想快点把棋子移出自己的“地盘”。

9.哥哥稳稳神定定心,擦擦汗,集中精力,把棋子摆好后,想好了策略,便按步骤,有目标地开始向对方进攻了。这局是棋开得胜,连续吃掉了我的双炮。我看到这种情况慌神了,忙“调兵遣将”可是己经来不及了。我只好乖乖举手投降了。

10.两人对弈,胆大者棋风泼辣,局面初开,奋勇前进,大有“气吞山河势如虎”之势;胆小者,步步为营,举棋不定,唯恐一着失利;稳重的人深思熟虑,棋风矫健,貌似平静却早已成竹在胸;轻浮的人急躁冒进,急于求成,行棋不虑后果,终因一叶蔽目而全局败北;工于心计者,一局故意输给对方,增其傲气,灭其防备之心,而暗探对手棋路,以谋对策,而后避人之长,攻其之短,直杀得对手连盘皆输。

11.只见爸爸不紧不慢的出动“炮”,好像有什么好主意似的。我也镇定自如,派出了小兵。几局下来都平安无事。只见爸爸微微一笑,走了一妙招。把形势都改变了。我赶紧派出“车”到爸爸营地大闹一番。可是天不如人意,刚到爸爸营地,就被躲藏在角落的“马”吃了。

12.首先我让车.炮伸入到爸爸的腹地,把他的将逼了出来,然后用双炮堵住将的两条去路,爸爸的象堵住了将的另一条去路,将只剩最后一条路可走。可是,爸爸的车也跟了上来,不久我的车因不慎被爸爸吃掉,我的炮马上就要落入万丈深渊了,我出其不意地用马保护住了我炮,最后,我用车堵住将的最后一条路,将既不能吃我的车也不能吃我的炮,因为都在马的保护之下,将无路可走,只有举手投降。

13.摆好起盘,楚河汉界,又重现了**的乌云,我看爷爷走了当头炮,我立即走了“马来照”我悄悄的走了车,以瞄准好他的炮,不料,爷爷已近部下了陷进,就等我上钩呢!我避开陷阱,找到了爷爷的弱点,我的车以蓄势待发,马一二在旁边护着车,我一下杀进了他的老巢,对老将已经构成了威胁,我的炮有架在旁边,爷爷只好投降。

14.开头,弟弟便把我的子力吸引过去。弟弟没料到我的“象”已经准备好要反击呢!弟弟急了,我高兴的说:“豺狼虎豹一盘棋,大象在中当主力。小狗小猫来攻击,你要输了这盘棋”。

注: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7人评论 , 39人围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