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斜”,可以读“霞”吗?那不妨先看一下为什么小鸡三只脚。

小明高兴地回家,告诉妈妈:“我上数学课,回答问题得奖父亲的父是几声了!”妈妈也很高兴,问:“你回答了什么问题呢?”小明说:“老师问,小鸡几只脚,我回答三只!”妈妈说:“小鸡应该是两只脚,你回答错了,老师为什么还奖励你?”小明说:“同学们回答父亲的父是几声的都是四只,只有我的答案最接近!”

最接近就是对的吗?

网上看,许多人对语文教材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的“斜”字的读音的改动,争论很激烈!一方认为,我们上小学时候就读“霞”,多少年后让我们怀疑,难道我们上了个“假小学”?难道我们学错了?为什么要改?改过来一点也不押韵,古典文化的气息荡然无存!另一方认为,我们现在是普通话教学,小学语文讲的是现代汉语,说的是普通话,学的是规范字,读的是标准音,“斜”字,除了押韵的意义,普通话里没有“霞”这个读音,它根本不是个多音字,有的只是古今读音的不同!既然不是多音字,为什么要让孩子在现代汉语的学习中发古音呢?古今读音不同的字多了,难道押韵就要改,不押韵就不改吗?莫非我们的孩子,要把古代的读音都学一遍吗?

似乎都有道理,那谁的观点对呢?

我认为,两种观点都不足取,没有大家都能接受的做法了吗?有,那就是搁置争议,注意,搁置不是压制,搁置是暂时的放下,等时机成熟了再拿出来,在这里,搁置争议就是等时机到了再拿出来讨论。那,这样的时机是什么时候啊?我认为,这样的时机应该是在大学阶段。

我们成年人之间有争议的问题少吗?一定要让孩子从有争议的地方学起吗?除了《山行》这首诗,难道我们就没有可选的古诗让孩子们学习了吗?或者说,我们选这首诗,教学的重点就是让孩子了解古今文字的读音差异吗?显然不是!等孩子大了,不缠着爸爸妈妈要正确答案的时候,让他们自己去判断不好吗?

我们再讨论一下这个“斜”字该如何读。

不少人之所以认为这个字应该读“霞”,一方面是先入为主,自己小时候就这么学的;第二是押韵。读“霞”,和“家”、“花”押韵!押韵应该是没错的,但押韵就应该读“霞”吗?古今的读音,难道只有韵母发生了变化?声母和音调也会变化的!比如“白”字,有人考证出古代读[bə],这应该是入声吧?但 现在我们的“白”字有几个读音?是多音字吗?但在戏剧或传统评书里面,把“白”读作“脖”的现象,存在吧?你让小学生读[bə],读“脖”,还是读“白”呢?有人拿《说文解字》的读音作为古人读音的标准,那我们看看说文解字的读音就没有争议了吗?

父亲的父是几声

《说文解字》中的“斜”字

我们大致说一下《说文解字》的背景。许慎是东汉人,他编写这部书应该用的都是篆书字体,之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正文是篆体,释文是楷体,是这部书散佚之后,后人(宋代徐铉等)重编整理过的。古人治学很严谨的,和原作不一致的地方,一般也会标注,比如上图左数第三栏,就注有“臣徐铉等曰”等字样,一般尊重原著,但也有明显的和原著不一致而不标注的,比如读音,从汉到宋,读音是有变化的。古人标音,大致有三种方法:直音法、读若法、和反切法。从宋代到现在,读音变化更是巨大,如果不了解整个的宋代读音,虽然了解了反切的取音方法,但用现在的普通话读音去反切古代的读音,出现“断章取音”的现象,就一点也不奇怪了!我们就以这个“斜”字为例,看看从汉代到宋代,从宋代到现在的读音变化。

《说文解字》标注,斜,余声,读若“荼”,似嗟切。翻译一下:斜,余是声旁,读起来像“荼(途)”的发音,似的声母,嗟的韵母和声调进行组合读音。

余,这个字和“斜”的现在读音,有一点类似吗?斜,读起来和“荼”很接近吗?这个“斜”字,反切出来应该是“sia”的读音,而不应该是“霞”呀!宋代,相对汉代。离我们稍近一点,所以这个反切的读音,应该是宋代的读音,图中读若的读音应该是汉代的读音,徐铉编纂的时候应该尊重了原著,没动,才出现了读音的很大差异(这是我琢磨的),那,“荼”在宋代读什么呢?

父亲的父是几声

《说文解字》中的“荼”字

从图中,我们可以看到,“荼”在宋代读“突”,一声,和现在的二声“图”比较,音调变了。

我们再回到“斜”字的反切读音“似嗟切”的这个“似”的读音,看看汉代读什么?

父亲的父是几声

《说文解字》中的“似”字

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,这个字汉代应该是读作“㠯(同“以”)”,宋代读作“喜”。

如果“似”读作“喜”的话,“似嗟切”就应该切出“歇”的读音,这样,这个字的读音就和“霞”接近了,因为“嗟”字也应该考虑它的音变,毕竟,它是一个从“口”“差”声的字。

“斜”读作“霞”,应该由来已久,我估计应该在王力先生之前,因为这都是传承的,不是空穴来风,有人说,王力先生考证出(《诗词格律》)这个字应该读(sia,二声),其中s是浊音,这个清浊音的提法,应该是近代以来的事情吧?古人应该没有这个说法,或者有,我没留意过?和s相对应的浊音,应该是z吧?那么这个“斜”字应该读“zia(二声)”?王力先生也是一位值得尊重的严谨治学的学者,他是怎么考证出来的,我不知道,老师们教(四声)我!我更倾向于读“霞”,因为宋离唐很近,宋音应该跟唐音,而不是汉音,我们读唐诗,也应该跟随宋音才更接近唐音。

考证这个字的读音,还有一个直接的办法,就是去方言里找,有人说,方言是古汉语的活化石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也许,王力先生实地考察过这个字的读音。中原河洛地区和关中地区的朋友,你们那里的方言怎么读这个字呢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!

注: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