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住春天电影评分

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

燃财经出品

作者 | 孔月昕

编辑 | 邓双琳

12月22日,豆瓣发布了#豆瓣2021年度电影榜单,其中,《雄狮少年》凭借8.4的评分领衔评分最高华语电影。

与大部分提前开分的高口碑作品后续评分会下降不同,《雄狮少年》在正式上映后的豆瓣、猫眼评分,均比点映时期上涨0.1分,这说明《雄狮少年》不仅得到了资深影迷的认可,也获得了普通观众的认同。

但与影片的高口碑形成对比的,则是票房遇冷的尴尬。这对于电影人来说,是意料之中,也是期望之外。

业内看片会后,很多电影人都认为《雄狮少年》是一部不错的动画电影,一改之前电影从暑期挪档后5000万元票房的低预判。尤其在此前《大圣归来》、《哪吒》以及今年的《白蛇2留住春天电影评分:青蛇劫起》等动画电影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后,高口碑动画作品成为年底小爆款来拯救遇冷的贺岁档票房,也就成了大多数电影人的期待。

不过,大部分业内人士虽然心怀期望,但他们对电影本身以及市场现状还是有着比较“清醒”的认知。济南百丽宫影城经理董文欣虽然很看好《雄狮少年》,但是原创动画IP在国内始终难以跨越票房鸿沟:“虽然《雄狮少年》的质量还是比较惊喜的,但原创动画IP电影在国内就没有过大爆的先例,所以一开始我觉得达到5亿票房就很不错了。”

电影行业从业人员、影视博主@电影温特也持有相似观点,他表示,“业界一开始预估的票房落点大概在5-8亿元。”

但点映时期,网上很多报道都预测这部电影票房将达10亿元、20亿元、30亿元,原因一是业内人士大都抱着这部动画电影有望成为潜力股的期待,希望能够卖座留住春天电影评分;二则是一个宣传“噱头”,希望吸引更多人关注报道。

然而,截至目前,《雄狮少年》正式上映已有7天,目前票房8074万元,不要说达到点映时期宣传的25亿元,就连猫眼专业版如今预计的2.53亿元最终票房,似乎也难以企及。

从最初的5000万无,到后来的25亿元,再到如今的2.53亿元,业内对于《雄狮少年》的票房预测经历了“九曲十八弯”的改变,不依靠神话IP的原创动画电影,真的难以成为爆款吗留住春天电影评分

口碑两极分化

豆瓣8.3的开分,各路影评人、大V的超高好评,让不少观众都对《雄狮少年》抱有极高的预期。但正式上映后,这部电影的口碑也开始呈现两极分化。

虽然“咸鱼翻身”的故事有些老套,但如果讲好了也未必没有新意。包括桃桃林林在内的很多影评人和影迷在参与看片会后,都认为电影打动自己的点在于它的结局没有“无脑升华”。

主角并没有因为成为舞狮冠军就改变了自己的人生、获得了所有人的尊重,或是他的父母被拯救、自己也走向了“人生巅峰”。

实际上,舞完狮后,他还要面对打工挣钱养家的现实问题。虽然人生不会被理想主义改变,但主角的心境却会因此发生变化。“这应该也是影片想表达的最核心的东西,虽然我们不一定会赢,但也不能轻易认输,人总要为自己的目标去拼搏。”桃桃林林谈道。

另一个闪光点在于,《雄狮少年》的主题是动画电影领域里极少涉及的现实题材作品,其对留守少年、城市漂泊者等底层人们的关注,在董文欣等业内人士看来也是非常难得的。“影片还将舞狮这一传统文化和现实的奋斗结合在一起,借此讲述主角的高光时刻,同时不‘童话’、够现实残酷的结局,也会带给观众非常强烈的余味。”甚至央视新闻也点评《雄狮少年》是“表达文化自信,弘扬民族精神”。

留住春天电影评分

此外,《雄狮少年》的美术、光影、运镜、场景设计等,都做到了比较完善的地步,在看片会后及点映期间就收到了各方好评。

种种因素叠加下,业内看片会后,众多影评人、大V及业内人士都给出了“年度最佳”评价,预测的票房落点也从最开始的5000万元涨到了25亿元甚至更多。票房的高预测,也直接反应到了证券市场上。《雄狮少年》的出品方华录百纳的股价,从12月6日起的4.97元/股,一度飙升至7.29元/股,截至12月24日收盘,华录百纳股价为6.43元/股。

由于12月电影市场大盘的表现总体“疲软”,这让业内有着高预期的《雄狮少年》在12月17日正式上映首日,便拿到了院线25.2%的排片,甚至超过了同天上映的《误杀2》。当然,这也与《误杀2》选择18:00起片有关。

只不过,随着点映的推进和影片正式上映后,业内对于《雄狮少年》的预估票房落点也在不断降低。之前鼓吹《雄狮少年》必成爆款的声音也消失不见,影评人或片方的宣传重点也落在了电影品质上,对票房前景的推测几不可闻。

等到电影正式上映后,不少走进影院的普通观众则发现,虽然《雄狮少年》确如影评一样,有很多优点,但是在剧本上却有着“致命缺陷”。

尽管结局的立意不错,但掩盖不了《雄狮少年》的剧情设定依然是一个老套的故事,老套到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出全部剧情。主角阿娟和朋友阿猫阿狗的最初设定就是一群“loser”,他们在不断学习舞狮中最终实现成长,完成自我激励或救赎。

这个“励志”套路,今年在同样以“少年之名”的《燃野少年的天空》和《五个扑水的少年》影片里,就有几乎一模一样的发展脉络。影评人桃桃林林也表示,单从剧情设定而言,《雄狮少年》确实没什么讨论的意义。甚至有网友直接在影评中写道,“明明有实力可以达到90分,但偏偏因为剧本不行,毁了整部电影。”

影片前半段的剧情讲述方式也遭到不少诟病。许多观众指出,前半段剧情拖沓、转折生硬,部分主要角色故事线讲述得不完整,以及一些配角完全是“工具人”属性;且对于港片尤其是周星驰喜剧的借鉴意味过于明显,这都是他们觉得影片无法评为佳作、且目前的评价有些“过誉”的重要原因。

高分低票房,谁的“锅”?

尽管有不少批评的声音,但网络上对《雄狮少年》的评价大部分依然是夸赞,在豆瓣上也拿到了8.4的高分。那么,为什么《雄狮少年》有着高评价却不卖座呢?

事实上,“叫好不叫座”是很多电影面临的问题,部分影迷的喜爱往往不能代表大众的口味。在影视博主电影温特看来,豆瓣上聚集的大部分是影迷、资深影视爱好者;而普通观众关注的则是猫眼、淘票票等平台,豆瓣评分有多高,对普通观众来说并不算吸引其观看的决定性因素。“很多优质纪录片都是有着8、9分的豆瓣评分,却依然是冷门电影。”

其实,《雄狮少年》的票房低迷,很大一部分都是宣发的“锅”。

此前,电影宣发方将点映时期的宣发策略重点放在了“高评分高质量”上。看片会和点映时期影评人、资深影迷给予的“年度最佳”等评价,虽然极大地提高了观众观看前的期待,但当观众抱着“超越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”的期待走入影院后,发现这部电影其实“瑕瑜并存”时,势必会感到不满或遗憾。

此外,电影温特认为,《雄狮少年》没有将宣发重点放在能够感染观众的共鸣点上,导致影片不仅没有形成令人难忘的记忆点帮助扩散出圈,也没给到观众一个必须去电影院花钱看的理由。

而此前大火的电影,尤其是动画电影,都会在宣传期就打造出一个让观众印象深刻、且能够主动传播的共鸣点,比如《哪吒》的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、《寻梦环游记》的“死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被遗忘”等,都是观众看到后会感兴趣并主动转发的记忆点。

留住春天电影评分

图 / 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

其次,虽然片方邀请到了吴京宣传电影,但没有借助这一点去做更多的“发散”。另外,观众天妖表示,片方没有去邀请更多广东或香港的打星帮忙宣传,这一点也比较遗憾,因为《雄狮少年》的故事发生在广东,主要讲的还是醒狮文化,且影片的开头还提到了黄飞鸿,如果能请来曾饰演过黄飞鸿的李连杰帮忙宣传,效果可能也更好。

电影温特认为,不仅正向的宣传基础没有打好,宣发对于影片负面的回应也不够谨慎。在角色模型数造设定引发争议、拉低了路人观众的印象分时,宣发方不仅没有在前期很好地引导观众,还任由导演和编剧去回应这一敏感的负面问题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各方解读“越描越黑”。

另一方面,非动漫受众的路人群体,依然会抱有“动漫是给小孩子看的”的想法。尤其《雄狮少年》的题材选择了一个原创形象,相比传统神话IP,终究是比较缺少路人缘的。在天妖看来,舞狮传统文化题材的动画,在不了解相关文化的普通观众眼中,很容易被误会为是“小众文艺的自我感动”,普通观众也会望而却步。

此外,众多业内人士也认为,疫情影响下电影市场大盘不景气,也是《雄狮少年》无法大卖的原因之一。桃桃林林告诉燃财经:“动画电影主要受众群体就是青少年,因此上映的最好时机应该是暑期档。”《雄狮少年》因为疫情等原因,从暑期档挪档到12月,结果又迎来了学生期末、大盘冷清等问题。

虽然目前还不知道《雄狮少年》的最终票房表现,但可以确定,这部电影很难成为市场意义上的“爆款”了。

国漫未来该怎么走?

随着行业发展和用户的扩大,市场对于动漫内容的需求其实是与日俱增的。

有预测指出,到2022年,中国在线动画市场规模有望达到280亿的规模。艾瑞公司发布的《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》也显示,泛二次元用户规模有望在2020年突破4亿。

巨大的市场需求需要国产动画行业加速发展才能跟上“节奏”。但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,国产动画电影不仅作品质量“飘忽不定”,且至今还无法保证每年票房10亿元+的稳定爆款产出。如果参照日本、美国两个动画产业大国的发展,可以发现国产动画和漫画几乎是完全割裂的两种状态,并没有打造完善的产业链进行联动发展。

在产业链的缺失下,仅靠一两部爆款就想实现动漫产业大发展是不可能的。因此,哪怕《雄狮少年》真的成为票房25亿元的爆款,也不会成为国产动画行业的“救世主”。

不过,《雄狮少年》对于国产动画电影的最大意义,在于其拓宽了题材范围,更新了技术表现力。天妖认为,《雄狮少年》的出现,引导市场看到了古装、神话、武侠以外的传统民间艺术题材。

而吸取国外的成功经验也是国产动画行业发展迈出的第一步。在天妖看来,目前国产动画产业受日本创作模式影响过深,但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,美国将作品解释权掌握在创作团队、而非个别作者手中的模式,也许更适合国内的发展。在模仿学习的基础上,也不能限制于神话、童话、民间传说等题材,要结合社情、国情找到适合的现代题材。

留住春天电影评分

董文欣也认同这种观点,“国产动画可以在传统民族文化、个人奋斗等元素上进行更多的开拓,这样我们的动画、电影才能够有未来,进而发展成好莱坞的模式。其实好莱坞、迪士尼都是从传统IP改编起家,然后逐步发展创新,就比如皮克斯的原创精髓都是立足于‘魔幻世界’。我们也可以向他们学习,将带有民族性、现实主义、传统案例等内容发展结合,再融入当下的价值观等。”

此外,《雄狮少年》之所以没有真正成为爆款,其最大的“硬伤”在于剧本的缺陷。此前的《大鱼海棠》、《姜子牙》等跟爆款“失之交臂”的影片,其被诟病的最大原因也在于剧情老套或糟糕。很多观众也表示,看动画电影之前,“先谈剧情,再谈技术”,这也充分证明了编剧是国产动画行业崛起的重要基石。

但据《2020年中国动漫产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由于薪资和劳动强度的不匹配,优质人才和从业人员的不足始终是困扰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难题。且动漫行业编剧还面临着一个窘境,相比与影视剧行业,国产动画行业还没有出现一个足够知名的编剧。这也意味着,动漫行业的编剧,比之影视行业更没有话语权,也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权益。

这也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。影视、动漫编剧锦鲤表示,“因为无法产出大卖的好作品,编剧的待遇无法提升,产业也就很难留下人才;人才的外流,进一步压缩了好内容出现的机会和频率,然后更加吸引不到外面的投资和人才涌入,完全是一个死循环。”

因此,国产动画行业想要大规模发展,首要的是留住能做原创的人才,因为动画电影、番剧等作品都需要源源不断的原创才能保证行业的生命力。“艺术本来就是多元化、发散的,人才越多,写出的原创作品越多,出精品的概率才越高。另外,提升编剧的话语权,打破导演中心制,让导演和编剧进行团队共创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”锦鲤表示。

参考资料:

《行业寄予厚望的《雄狮少年》被“捧杀”了吗?》,来源:影视产业观察

《国漫没有好编剧》,来源:飞娱财经

*题图以及部分内文部分配图源于《雄狮少年》。文中天妖为化名。

*免责声明:在任何情况下,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,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。

注: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立即后台留言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7人评论 , 39人围观)